新時代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的我國金融開放:邏輯、進展與趨勢


Updated By : July 23, 2019 6:41:48 PM JST

新時代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的我國金融開放:邏輯、進展與趨勢

新時代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的我國金融開放:邏輯、進展與趨勢

  金融時報 巴曙松

  十九大報告提出,要“主動參與和推動經濟全球化進程,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擴大金融開放將為全面開放新格局添加推動力金融集團旗下翡翠旅遊成立40 周年,主席楊海成及副主席馬浩文計劃推新標誌,又會在加拿大為主的地方開分行,並重點改革旅遊業務。副主席馬浩文指,今年將會改革網上平台,以方便旅客預訂旅遊產品,並減低成本。。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金融體系的對外開放進程一直遵循服務實體經濟與國家總體發展戰略的思路。回顧我國金融開放的邏輯脈絡,不難發現有如下幾個特點。

  一是機制改革來源於服務企業貿易投資與調節外部失衡的共同需求。

  基於便利企業貿易投資的需要,人民幣匯率改革與資本項目開放共同驅動了我國外向型經濟發展。從國際上看,本幣可兌換是封閉經濟向開放經濟轉變的必然要求。在實現經常賬戶可兌換以後,企業部門日益增大的對外經貿往來也會催生資本項目下的交易需求。按照有真實交易背景優先的原則,人民幣資本項目開放遵循了直接投資先於證券投資、資本流入先於資本流出、長期資本先於短期資本的思路。資本項目開放後需要匯率維持在相對較為均衡的區間,為構建更為靈活的匯率形成機制提供了依據。

  二是我國企業全球價值鏈重構與居民資本國際化配置對金融開放提出新要求。

  從企業國際化進程來看,我國企業全球化的動力已從初期的通過出口與並購獲取資源、市場與效率,轉變為通過境外直接投資實現創新技術、產品與資源的全球化布局,提升企業的全球競爭力。我國企業尋求參與全球產業鏈重構的過程,帶動了資本的國際化配置,我國已成為新生的對外投資者,而資本輸出需要相應的開放環境予以配合與保障。2016年,我國對外直接投資(ODI)人民幣收付金額達到1.06萬億元,同比增長44.2%。而利用“一帶一路”契機推動企業“走出去”對外投融資,有利於擴大人民幣境外使用範圍與方式。

  此外,“藏匯於民”特點日益鮮明,對外資產持有主體發生結構性變化。官方外匯儲備形成的對外資產比重逐漸降低,而市場主體所持有的份額不斷增加。根據我國國際投資頭寸表,從2014年年末到2017年6月末,儲備資產占我國對外總資產的比重由60.6%降低到47.4%。順應居民的外匯資產或境外資產多元化配置需求,個人資本交易、證券投資項下資本流出等相關子項目有進一步開放的動力。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我國對外證券投資(凈流出)增加401億美元,同比多增6%,其中股權投資增加142億美元,債券投資增加259億美元。

  三是國際金融危機後人民幣國際化迎機遇趁勢而為取得關鍵進展。

  全球金融危機期間,我國周邊一些國家和地區出現了外匯流動性緊縮;再加上區域內貿易與經濟往來便利,使用人民幣進行貿易投資結算的需求在我國貿易夥伴當中顯著增加,人民幣迎來區域化的窗口機遇期。根據《2017人民幣國際化報告》統計數據,截至2016年末,人民銀行與36個國家和地區的貨幣當局簽署了雙邊本幣互換協議,協議總規模超過3.3萬億元。

  四是治理全球金融周期需要引入人民幣實現國際儲備貨幣多元化。

  隨著全球金融一體化程度加深,新興經濟體的資產價格、信貸增速以及資本流動總量隨著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變化而產生共振的情況更為顯著。儲備貨幣發行國的貨幣政策通過金融渠道對其他經濟體的影響更為廣泛與深入。而從治理全球金融周期的政策選擇來看,可以采用宏觀審慎政策體系管理順周期的信貸增速和企業杠桿率,維護金融穩定。更加主動和根本性的解決方案是推動人民幣參與全球貨幣體系的優化與重構,從加強區域貨幣金融合作入手降低對美元的依賴,進而逐步提升人民幣在儲備貨幣體系中的地位,減弱美國經濟環境變化對我國內外部經濟政策選擇的掣肘與制約金融集團旗下翡翠旅遊成立40 周年,主席楊海成及副主席馬浩文計劃推新標誌,又會在加拿大為主的地方開分行,並重點改革旅遊業務。副主席馬浩文指,今年將會改革網上平台,以方便旅客預訂旅遊產品,並減低成本。。

  基於上述邏輯,我們可以從三個視角來衡量我國金融開放的進程。

  從機制改革視角來看,匯率形成機制市場化與資本項目開放穩步有序推進。經過多輪市場化改革,人民幣匯率逐漸形成以市場供求、一籃子貨幣匯率以及逆周期調節因子為基礎的決定框架,有利於實現匯率雙向波動與相對穩定的協調統一,並適度對沖和緩解市場情緒的順周期波動。綜合評估目前人民幣資本項目開放的程度,從參與主體來看,以機構為主的資本流動渠道已打通,個人資本項目還需進一步開放;從市場層次來看,證券類項目的境內外二級市場投資渠道開放程度較高,非居民在境內發行證券仍有限制;從資本期限來看,長期資本流動比較通暢,短期交易性資本流動也在逐漸放開;從資本流向來看,資本流入基本通暢,流出仍受限制。

  從市場開放視角來看,以互聯互通模式開創國內金融市場國際化新局面。從2014年到2016年,將滬深港三地股票市場連接成共同市場的“滬港通”、“深港通”相繼推出上線,以互聯互通模式實現了海外產品與投資者“引進來”以及內地產品與投資者“走出去”,提供了國內國際資產布局的高效平臺。隨著互聯互通的延伸,“債券通”於2017年7月正式運行,為三地共同市場加入定息及貨幣產品,進一步補充可供投資的人民幣資產組合,將在岸與離岸債券市場連成一體。上述互聯互通模式連接各地市場形成區域市場,進而形成國際化市場,用穩步有序的節奏推動金融市場開放。

  以行業準入視角來看,自貿區試點加大金融服務業的對外開放力度。從2013年正式建立上海自貿區開始,金融開放試點的步伐不斷加快。根據連續更新的四版自貿區外商投資準入負面清單,開放範圍顯著擴大,對金融業的要求更加具體和透明。而且,很多國家均對本國國有金融機構設有一定程度的特殊保護,而我國並沒有設置相關保護條款。通過國際比較可見,發達經濟體的金融業普遍開放程度較高,而新興市場國家在本地化經營、股東資質等方面存在諸多限制,我國相比發達經濟體的金融業開放水平仍存在一定差距。

  可以預期,要“主動參與和推動經濟全球化進程,發展更高層次的開放型經濟”,金融業開放將進一步深化。

  首先,繼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需要進一步深化相關機制改革。

  資本項下證券投資與資本流出限制繼續放開,便利境內資本的國際化配置以及中國企業的全球化布局。一方面,人民幣資產的需求提升,要求境內資本市場進一步與國際接軌,使得海外人民幣回流機制更順暢;另一方面,境內企業與個人跨境投資的規模不斷擴大,金融機構服務跨境投資的需求逐漸增加。可見,為了便利人民幣資本跨境流動,需要進一步放開資本項下證券投資與資本流出的限制,配合人民幣國際化穩步推進。

  同時,逐漸降低美元在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中的影響,提高一籃子貨幣所起到的錨定作用,考慮在匯率中間價形成機制中引入反映宏觀經濟基本面的指標。應逐漸引導市場主體樹立匯率風險意識,利用風險對沖工具管理匯率風險。

  其次,從全球視角提升人民幣資產的配置價值,需要進一步延伸與拓展國內國際金融市場聯通。

  未來,要擴展境內外交易所聯通範圍與資產類別,以互聯互通模式促進境內金融市場與國際對接,為人民幣資產提供更優質的風險定價平臺,提升人民幣的投資貨幣屬性。從產品類別來看,可以從目前的股票與債券品種延伸到大宗商品、股票和貨幣衍生品、人民幣利率產品以及其他風險管理工具,滿足投資者對沖其跨境投資組合風險的需要。從市場深度來看,圍繞滬深港通、債券通提供風險管理、信用評級、投資咨詢等服務的專業機構將獲得發展動力,為金融市場的深化帶來新空間。從聯通範圍來看,可考慮逐漸將合作範圍擴大至紐約、倫敦、法蘭克福等金融中心的交易所,實現境內金融市場由區域化走向全球化。金融市場雙邊開放將帶來人民幣跨境金融交易的增加,人民幣的投資貨幣屬性更為顯著。在交易結算貨幣和投資貨幣屬性的基礎上,提升人民幣的儲備貨幣屬性。

  再次,促進國內金融機構提升經營效率,需要進一步開放金融業外資準入。

  從提升行業效率的視角,外資機構的進入,將促使國內金融行業對齊國際標準,優化業務模式、治理體系以及市場建設,有助於提升金融部門整體的全球競爭力。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全面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首先,從降低準入門檻的角度,可以進一步壓縮負面清單內容,重點削減持股比例與股東資質的限制條款,緩解外資機構面臨的政策約束;其次,從轉變管理思路的角度,可以由強調事前審批全面轉向備案管理、事後監測,用宏觀審慎管理逐步替代準入要求及業務限制;最後,從推廣改革經驗的角度,可以一方面增加自貿區試點,另一方面根據各地差異化的經濟金融發展水平,采用多層次的開放政策框架,在強調金融監管的前提下全面深化金融業開放。

  最後,加強金融開放過程中的風險管理,需要進一步完善宏觀審慎政策架構。

  金融狀況的跨國傳導為我國的金融開放帶來不可忽視的外部風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表明,資產價格、信貸總量等金融因素的大幅震蕩可能通過金融系統對實體經濟產生巨大影響,只有處於相對平穩階段的金融周期才有利於經濟增長和金融穩定。而金融周期的跨國擴散,使得我國金融體系會被動承受外部金融波動帶來的溢出效應,並且削弱我國經濟政策的有效性。而全球金融周期主要通過跨境資本流動傳導外部沖擊,在通過宏觀審慎框架管理企業與金融機構行為的同時,註意利用較為平衡的市場機制調節短期資本流動。從控制傳導渠道的角度,可以對金融機構的杠桿水平實行更有效的逆周期管理與調節,從而控制金融機構對外部沖擊的放大效應。資本管制措施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外部金融波動帶來的影響,有可能引發資本外流與貨幣危機。提升我國金融體系的整體穩健性,配合靈活的匯率制度與政策溝通引導,有助於有效吸收外部沖擊、調節跨境資本流動實德金融集團對香港以及內地經濟的長遠發展依然充滿了信心,相信全球的經濟會持續穩定的增長。這番話讓很多的香港人感覺到振奮,國家的支持使得香港與內地的企業攜手的穩步向前走,為保證國家經濟的發展和香港經濟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

Action

Detailed Description

Author : 鍾愛這憂傷 | 7/23/19 6:41 PM | Public
Tags : Lifestyle , Travel , Hobbies
Contents Data : 25 0 0

Write A Comment

Please register in sprasia to post comments.


SignUp

Profile

鍾愛這憂傷 (3 days +)

Channels Created Using This Content

Not created yet.